🕊

沈卿❀
一个行走的垃圾段子手\\王者荣耀\\
喜欢小裙子喜欢Jk制服喜欢aj1aj4\\
帝都高二文科狗\\c圈淡圈中\\

伪文青❀

太种草了orz好看到犯规

好物分享笔记:

澜爸爸-:

【Tom Ford 黑管唇膏15# Wild Ginger/TF黑管15试色】
🔻网红色 ï½œä¸­æ–‡å å¯ä»¥è¿žç»­æ¶‚一周の真爱

🔻一只非常明艳的橘色系唇膏,膏体偏正红,上唇灯光下橘调明显,阳光下红调明显,个人比较喜欢光线略暗或室内呈现出的饱和砖红色

🔻质地顺滑细腻,上色佳,不挑皮,超显白,我唇色较深,试色不三包,设备不同所见颜色有一定色差

🔻买啊买啊不吹不黑绝对好看۹(๑•̀ω•́ à¹‘)Û¶

P1238证件照|P4手臂试色/无调色|P56上唇试色/磨皮唇周/环形灯|P79全脸po/环形灯/美图M4

【露娜×小乔】【喜欢就戳一下小桃心哦】

露娜×小乔
#我不管我就喜欢露娜#
#我是露娜的小迷妹耶耶耶#
#沈卿#

1.小乔第一次遇见露娜
是在王者峡谷的一个小草丛里
等着队友复活一起团战的小女孩
乖乖的一个人躲在蓝怪旁边的小草堆里
她记得周瑜哥哥说过的 不能一个人出来哦
诶 不过他没说不让自己打小蓝玩吧
小心点一定没事的
小乔小心翼翼地猫着身子
挪向一个扔扇子比较顺手的方向
可没想到被在另一边打野的荆轲发现了
敌方后羿远程开大
刚准备扔个风赶紧逃跑的小乔瞬间被定在了原地
小乔紧紧闭上了眼睛
绝望地等着荆轲击杀小乔的系统提醒
可这时她只听到身边草丛忽然卷起一阵疾风
露娜击杀荆轲
露娜双杀后羿
闪着光的利刃无意间削下了几缕自己鬓角的碎发
包子头的小姑娘哭丧着脸被吓的坐在了地上
“已经没事了”
小乔睁着尚还噙着泪花的大眼睛
抬头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人
剑上如月般的光辉折射出她手臂上被箭划破的伤痕
她却仿佛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
伸手一把扶起傻坐在草丛中间的小乔
转头三下两下把眼前的蓝怪打的奄奄一息
“这给你 别再乱跑了 跟着我”
小乔听话地飞出手中的扇子收下蓝buff
只听见后面赶来的亚瑟哥哥惊呼道
“露娜你那么缺蓝 给小乔了一会你怎么办啊”
她只是轻轻皱了皱眉
“少废话 我至于跟一小姑娘抢蓝吗 战绩说话”
小乔看着亚瑟哥哥气呼呼的
朝身披盔甲的女孩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心里像是突然间像是打翻了蜜罐般
透心的甜

2.那场大战之后小乔像是变了一个人
不再每天跟在周瑜后面一口一个大人地叫着
也不再一个人找个后山的小角落里练扇子了
她开始没事去找貂蝉姐姐画个弯弯的眉毛
找妲己姐姐请教怎么做个讨喜的女孩子
也没有忘记抽空去扁鹊那修炼修炼治愈术
一趟一趟地往露娜府门口的糖葫芦摊跑
一边小口地咬着口中的山楂一边伸长脖子往里望
偶尔看见银白色盔甲的衣角闪过都激动的要命
王者峡谷的人们都觉得
小乔大概是有了比周瑜还要喜欢的心上人
可谁也不知道
到底是哪家的公子这么得小美人的欢心
面对大家的疑问
小乔也只是赶紧拿扇子遮住自己泛着红晕的脸颊
小声的搪塞过去
“没有啦…我就随便学一学…”
“那叫什么来着…哦对对对!技多不压身嘛!”
拙劣的演技看得一旁的周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还是我原来那个
天天念叨着恋爱和战斗都要勇往直前的婉儿吗

3.在遇见那个眼神清清亮亮的小姑娘之前
露娜以为自己也许这辈子就该为手中的利刃而生
大概等到有朝一日
也该为那个已经模糊在少年记忆里的兄长而死
可在救下那个瑟瑟发抖的女孩子的时候
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坚定的声音
“露娜 你要保护好她”
“你要好好活下去”
在遇见她之前
露娜最后一次笑还是在儿时有兄长陪伴的生辰
可那天看见小乔踮着脚尖
嘴里叼着颗山楂
探着矮小的身子使劲往府邸里望的时候
露娜的嘴角还是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又多了一个…
宁愿拼上性命也想要去守护的人啊”

4.没过多久正赶上王者峡谷一年一度的七夕节
按历年的规矩 定会办一场热热闹闹的cpPK战
正巧又赶上了小乔的生辰
周瑜身在千里之外战事紧急
没能像往年一样陪他的婉儿好好过个生日
忙碌之余令人快马加鞭送来了礼物
“周瑜哥哥以为送个小礼物就能让我消气吗 哼”
小乔撅着小嘴解开包装上的蝴蝶结
赫然一套沾满金屑的洁白嫁衣静静地躺在包裹里
旁边夹着一张小纸条
的确是都督亲笔写下的字迹
“婉儿 等我回来娶你好吗”
小乔惊讶地揉了揉眼睛看着纸条上的字
从前是最盼着周瑜哥哥有朝一日娶自己为妻的
现在怎么并不觉得有多开心呢
反倒…
眼前怎么尽是另一张总是神色漠然的脸

5.七夕PK大赛的当天
周瑜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在王者峡谷的赛场
小乔赌气换上了能加法术攻击的嫁衣
一个人站上了擂台
一旁的主持人看着小姑娘一脸杀气 独自上台
赶紧上前去劝
“姑娘啊 这个擂台今天只能和恋人一起来喔”
“都督大人不在的话不如明年再参加也没关系啊”
扎着包子头的少女气的涨红了脸
正准备让话多的主持人体验一下飞升的感觉
不料一道光突然闪过她眼前
先她一步架在了主持人的颈上
“谁说她只能跟周瑜参赛的 嗯?”
小乔惊喜地望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慢慢走向自己
她俯身对着她清浅地笑了笑
“不如 交给我可好?”
那天的露娜当真配得上无人可挡四个字
和身后小乔的辅助配合的天衣无缝
在场的众人无不惊叹于二人并肩作战时的默契
竟然真的一举夺冠
露娜蹲下身子
将赢得的桂冠轻轻别在小乔的包子头上
起身审视着一身嫁衣的她
戴上发光的桂冠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小乔怔怔地盯着面前高挑的露娜
镀着月光的长剑映着二人相视一笑的样子
竟显得比往日更佳的透亮
露娜不自然地别过头
“你今天…挺好看的…不像当年那个傻丫头了”
“嘿嘿嘿 还不是因为你”
“嗯?”
“…我说我喜欢你”
露娜闻言惊讶地低头望着眼前的小姑娘
羞红的脸仿佛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露娜揉了揉小乔的包子头
俯身冲她额上轻轻留下一吻
“嫁给我”
“…嗯”
不远处喘着粗气刚刚赶到的周瑜看着眼前这一幕
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却掩不住神色里的落寞
没关系的吧…只要婉儿过的开心就好

5.再后来
小乔打匹配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了
这王者峡谷里哪有谁敢欺负露娜的人啊
小乔倒是因此乐开了花
吃糖葫芦再也没有用过自己口袋里的金币
露娜只能跟在她后面一路收拾烂摊子
连叹气的时间都没有
露娜偶尔也会跟她抱怨两句
“那堆废物不碰你 就连英雄救美的机会都不给我”
“想当年我救你的时候多英勇啊…啧”
小乔就学着那时的亚瑟哥哥
翻一个巨大的白眼给她看
日子一天天毫无波澜的过
匹配排位训练场 并没有一点新意可言
可她们却一天比一天更加明白了感情的意义
“娘子!”
“啊哈?”

之前在三里屯拍的 那个时候头发还好短噢.

【狄仁杰×李元芳】【喜欢点个小桃心好吗】

狄仁杰×李元芳
#高虐预警#
#又是我沈卿小仙女#

元芳不知道自己在狄仁杰身边多久了
似乎从自己有了记忆开始便跟着眼前这个男人了
他小心翼翼地在一旁替他沿着墨
看着他伏在案头 紧锁着眉头看着宫中传来的密信
不时提笔写下些什么
烛光映着他英气的侧脸 眉心拧成一个好看的川字
元芳看得出神
-“元芳 把这封信送去宫里”
-“啊…知道了大人”
他怔了怔才回过神来 接过信颔首退下
“路上小心 早点回来”
那人揉了揉酸涩的眼眶抬头又补了一句
-“秘密的密 探案的探”元芳回头冲他笑了笑
便转身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元芳不是第一次替他暗中向宫中送信了
他也不太清楚信的内容 总之关乎朝廷重要机密
狄仁杰总是叹着气告诉他
“我不想你知道那么多 你还小 这些我处理就好”
他也不多问
只是摸摸自己毛茸茸的耳朵恭敬地听着
乖巧地做好他派的任务 替他分担忧虑
这样才不会被他随便找个借口扣工资充公啊
但是
那个女人……
一直都觉得是个身上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呢…

跪在武则天面前呈上密信
元芳偷偷打量着面前这个一身华服锦衣的女人
精致的妆容哪怕到了深夜都丝毫不乱
仿佛从不会有寻常的女子的喜怒嗔笑一般
大概是之前就知道他今日会来吧
她展开信大概扫了几眼
嘴角勾起了一丝了然的笑意 妖艳至极
-“你退下罢 回去告诉他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属下告退”
元芳转身正欲踏出宫殿的大门
却听见武则天慵懒戏谑的声音响起
-“下次叫他亲自来便是 来了便不用回去了”
元芳愣了愣
-“…属下会转告狄大人的”
李元芳一个人走在夜晚的长安街上
深夜的冷风吹的他有了几丝凉意
可总是敌不过心底的冰凉
狄大人和她…其实是情投意合的吧
他腰间的那块玉佩
在不显眼的地方小心的刻了她的名字
她是那么精明的一代女帝 如水的心思深的可怕
却向来放心地将朝政交给他一同处理
元芳苦笑着轻抚着腰间的鬼面
颈上的红色飘带放肆地飘扬在冷风里
却倏然间被他脸颊上滑落的一滴泪水挫了锐气
-“明明说好了只要能守在他身边就知足了…”
-“为什么还是会这么难过呢…”
-“原来魔族也是会掉眼泪的吗…?”

-“回禀大人…信送到了 只是…”
-“她要您下次亲自前去 并且…不用回来了”
元芳低下头敛了敛方才沮丧的神色站在他门前
狄仁杰惊慌地跑来开门迎他进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我差点就以为你出事了!”
他语气里掩饰不住的无措让元芳心里涌起暖意
这世间
真正关心我安危的…
也只有狄大人一个了吧
狄仁杰心疼的摸了摸元芳冰凉的耳朵
-“你也累了 去休息吧 她的事我自会处理”
-“你要生病了耽误工作 我可是要扣你工资的啊”
元芳挤出一个委屈的表情睁大眼睛望着狄仁杰
“那…属下先告退啦”
在狄仁杰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
他好像听见那孩子小声的说了句
“只要狄大人幸福就好了”

他无奈地站在窗前
望着他背着飞轮的小小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长长地叹了口气 眉心仿佛烙下了一块马蹄印
若是生在太平盛世
我又何尝不愿和你一起过安安稳稳的日子
管他什么时局动荡女帝青睐 又与我何干?
可我狄仁杰 又如何放得下这天下苍生
你又可知
她一句话便能让无数百姓免受流离之苦
而我无路可退
“我就是法律的化身 注定要为无辜者代言”

人人都道这狄仁杰办案滴水不漏
对待百姓如亲人般关心 对君主更是绝无二心
“斩立决”三字更是不知道让多少恶人闻风丧胆
直到临死都依旧高居宰相之位
只是终身未娶
传闻狄仁杰离去的那日
一代女帝武则天在朝堂上不顾仪态
古书只记道
———太后泣曰:“朝堂空矣!”

后来?
战火纷飞 朝代更迭
狄仁杰的墓却丝毫未受一点点损坏
墓前总坐着个有毛绒绒长耳朵的孩子
天天一个人对着那墓碑说话
“大人啊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能陪着你了”
“这样真好 什么武则天什么老百姓都拦不住我”
“现在外面硝烟弥漫 民不聊生”
“要是你看到一定该着急了…”
“你急了好啊 元芳还等着大人你回来带我办案呢”
“你原来总问 死者也会开口说话吗”
“果然啊”
“可惜我这副魔族的身躯 长生不老未免太寂寞了”
“总会死的吧”
“大人你安心地多睡一会 等我回家”
“但愿阴曹地府里有你说的和平盛世”
“你我再不分离”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狄仁杰×李元芳】【喜欢戳个小桃心好吗宝宝们】

狄仁杰×李元芳
#高虐预警#
#又是我沈卿小仙女#

元芳不知道自己在狄仁杰身边多久了
似乎从自己有了记忆开始便跟着眼前这个男人了
他小心翼翼地在一旁替他沿着墨
看着他伏在案头 紧锁着眉头看着宫中传来的密信
不时提笔写下些什么
烛光映着他英气的侧脸 眉心拧成一个好看的川字
元芳看得出神
-“元芳 把这封信送去宫里”
-“啊…知道了大人”
他怔了怔才回过神来 接过信颔首退下
“路上小心 早点回来”
那人揉了揉酸涩的眼眶抬头又补了一句
-“秘密的密 探案的探”元芳回头冲他笑了笑
便转身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元芳不是第一次替他暗中向宫中送信了
他也不太清楚信的内容 总之关乎朝廷重要机密
狄仁杰总是叹着气告诉他
“我不想你知道那么多 你还小 这些我处理就好”
他也不多问
只是摸摸自己毛茸茸的耳朵恭敬地听着
乖巧地做好他派的任务 替他分担忧虑
这样才不会被他随便找个借口扣工资充公啊
但是
那个女人……
一直都觉得是个身上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呢…

跪在武则天面前呈上密信
元芳偷偷打量着面前这个一身华服锦衣的女人
精致的妆容哪怕到了深夜都丝毫不乱
仿佛从不会有寻常的女子的喜怒嗔笑一般
大概是之前就知道他今日会来吧
她展开信大概扫了几眼
嘴角勾起了一丝了然的笑意 妖艳至极
-“你退下罢 回去告诉他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属下告退”
元芳转身正欲踏出宫殿的大门
却听见武则天慵懒戏谑的声音响起
-“下次叫他亲自来便是 来了便不用回去了”
元芳愣了愣
-“…属下会转告狄大人的”
李元芳一个人走在夜晚的长安街上
深夜的冷风吹的他有了几丝凉意
可总是敌不过心底的冰凉
狄大人和她…其实是情投意合的吧
他腰间的那块玉佩
在不显眼的地方小心的刻了她的名字
她是那么精明的一代女帝 如水的心思深的可怕
却向来放心地将朝政交给他一同处理
元芳苦笑着轻抚着腰间的鬼面
颈上的红色飘带放肆地飘扬在冷风里
却倏然间被他脸颊上滑落的一滴泪水挫了锐气
-“明明说好了只要能守在他身边就知足了…”
-“为什么还是会这么难过呢…”
-“原来魔族也是会掉眼泪的吗…?”

-“回禀大人…信送到了 只是…”
-“她要您下次亲自前去 并且…不用回来了”
元芳低下头敛了敛方才沮丧的神色站在他门前
狄仁杰惊慌地跑来开门迎他进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我差点就以为你出事了!”
他语气里掩饰不住的无措让元芳心里涌起暖意
这世间
真正关心我安危的…
也只有狄大人一个了吧
狄仁杰心疼的摸了摸元芳冰凉的耳朵
-“你也累了 去休息吧 她的事我自会处理”
-“你要生病了耽误工作 我可是要扣你工资的啊”
元芳挤出一个委屈的表情睁大眼睛望着狄仁杰
“那…属下先告退啦”
在狄仁杰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
他好像听见那孩子小声的说了句
“只要狄大人幸福就好了”

他无奈地站在窗前
望着他背着飞轮的小小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长长地叹了口气 眉心仿佛烙下了一块马蹄印
若是生在太平盛世
我又何尝不愿和你一起过安安稳稳的日子
管他什么时局动荡女帝青睐 又与我何干?
可我狄仁杰 又如何放得下这天下苍生
你又可知
她一句话便能让无数百姓免受流离之苦
而我无路可退
“我就是法律的化身 注定要为无辜者代言”

人人都道这狄仁杰办案滴水不漏
对待百姓如亲人般关心 对君主更是绝无二心
“斩立决”三字更是不知道让多少恶人闻风丧胆
直到临死都依旧高居宰相之位
只是终身未娶
传闻狄仁杰离去的那日
一代女帝武则天在朝堂上不顾仪态
古书只记道
———太后泣曰:“朝堂空矣!”

后来?
战火纷飞 朝代更迭
狄仁杰的墓却丝毫未受一点点损坏
墓前总坐着个有毛绒绒长耳朵的孩子
天天一个人对着那墓碑说话
“大人啊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能陪着你了”
“这样真好 什么武则天什么老百姓都拦不住我”
“现在外面硝烟弥漫 民不聊生”
“要是你看到一定该着急了…”
“你急了好啊 元芳还等着大人你回来带我办案呢”
“你原来总问 死者也会开口说话吗”
“果然啊”
“可惜我这副魔族的身躯 长生不老未免太寂寞了”
“总会死的吧”
“大人你安心地多睡一会 等我回家”
“但愿阴曹地府里有你说的和平盛世”
“你我再不分离”

李白×小乔【一口玻璃碴

李白×小乔
#高虐预警#
#我写什么都虐周瑜 迷妹们憋打我#
#沈卿#

李白之于小乔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糖葫芦的第一颗山楂上裹满的糖浆
还是炎热天气里在手心里冒着凉气的冰糕
小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只是总觉得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比不上他
包括…周瑜哥哥吧?
小乔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抿紧了唇使劲摇了摇头
-“傻丫头 你想什么呢”
他原本倚坐在一旁的桃花树上仰头喝着酒
看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从树上跃了下来
弯腰心疼地揉了揉她的包子头
-“李白哥哥 也快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呢…”
她装作若无其事地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睁大眼睛抬头盯着眼前的翩翩少年
-“你这是在催我娶你过门咯…?”
少年又灌下了一大口桃花酒 戏谑地逗着她
-“李白哥哥你别瞎闹…我认真的…”
小乔别过头 生怕自己通红的眼眶被他看见
可没想到他也绕到了自己身前低头望着她
一大滴眼泪毫无防备地掉在扇子上
晕开一片绚丽的桃红
李白沉默地盯着她良久 抬手替她拭去脸颊上的泪
-“别哭了 我知道了”
说罢转身一跃跳回到方才倚着的枝桠上
只听得到大口咕嘟咕嘟灌酒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山顶的钟声一般把小乔的心震得生疼
她转身离开 头也没有回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他
她知道 他也知道

几天后
王者峡谷迎来了一场历史上最为盛大的婚事
江东周瑜周都督迎娶乔家二小姐乔婉
无论家世还是容貌都极为般配
收到请柬上门贺喜的人踏破了周瑜府上的门槛
可怪的是
大婚当晚的小乔凤冠霞披 并未踏入洞房一步
而是独自一人在府邸门口生生站了一夜
周瑜也并未阻止 但眼神里有着掩不住的心疼
他给眼前娇弱的小姑娘披上了自己的披风
陪她站了一夜
周瑜知道她在等一个人
他知道那个人不会来
她也知道

//小乔//
如果结局一定是错过的话为什么还要相遇呢
可是如果真的重新来过
我大概也还是会爱上他吧
那日在青丘的桃花林练习舞扇
三月的青丘当真是春水初生 春林初盛
扇子在空中来回打下不少花瓣
一套连招下来 树上竟扑簌簌地落起了桃花雨
他就从一旁地树上一跃而下 白净的脸上染着醉意
“谁能…接我一剑…嗝”
那样子当真是可爱极了
我从没见过哪个少年喝醉的时候会这般口出狂言
我把他扶到一旁溪边的石头上坐下
他靠在我肩上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吃力地扶住他 这才来得及仔细端详他的容貌
俊俏的脸庞棱角分明
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打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哎…仔细看…还挺好看的啊…”我小声感叹了一句
他却突然睁开眼 吓得我一躲
他便重重的仰过去磕在了石头上
“女孩子怎么能这么不温柔呢…?不过还算有眼光”
“我不叫哎 我叫李白”
他揉着磕到的脑袋冲我笑
一旁桃林里刮过一阵风 在他身后卷起一地落花
我怔怔地看着他和他身后漫天飞舞的桃花瓣
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春风十里不如你
“你可以叫我…小乔”
我局促地攥紧了手里的扇子小声跟他说话
他从腰间取下酒壶灌了一口
“行!小乔!以后跟哥哥我混吧哈哈哈哈哈!”
说完便又一头栽到在地下呼呼大睡
“什么嘛…”我无奈地看着倒在地下的他
嘴角却不自觉地有了几分笑意
那日之后我便整日随着他在桃林深处玩乐
他教我酿桃花酒 吟诗给我听
握着我的手教我舞剑
我以为一切都会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
我相信李白他是喜欢我的
我相信他一定会遵守他的承诺
在这片桃林里建一座小木屋 在这里娶我为妻
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父亲竟为了让我嫁给周瑜哥哥以死相逼
明明知道我对他只有从小相伴左右的兄妹之情
可却为了一纸门当户对的联姻将我逼上绝路
我看着面前老泪纵横的父亲和泣不成声的母亲
可我太清楚他们的手段
此刻准备前去了断李白的精锐杀手
应该已经待命了吧
我可以不跟他在一起
可我要他好好活着 要他事事顺遂
要他永远都有我们初见时那么干净明朗的笑
“我答应你们…只求你们放他走”
“你们要敢动他一根头发 我就死给你们看”
那日最后一次见他 我总觉得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他决绝的眼神让我心疼
可我该放他走 他应该过得比现在更快乐

大婚那天晚上我在府邸门口守了一夜
我站在冷风里 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我想 只要他来 我便跟他走
也许是在跟自己赌最后一次吧 可我明知会输
我真的特别感激周瑜哥哥对我一味的包容
我可以用余生去还 可不会是爱
没了他的未来只配叫做余生

“李白 你一定要过得比我好”

//李白//
那个小姑娘是我这辈子最心疼的人
…我是说 在我迄今为止短短的一生里
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深深的梨涡
粉红色的小小身影很容易迷失在桃花林里
我总是得跟在她身后
好怕她哪天走丢就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她舞扇子的时候很好看
起码在我的眼里
比王者峡谷里任何一个姑娘都当得上天下无双
她是个不太会说谎的傻丫头
有事瞒着我的时候从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她最后一次来见我的时候眼睛通红通红的
眼睛活像那只我们俩第一次在桃林里捉到的兔子
看得我揪心极了
我知道 她要嫁人了 王者峡谷都传遍了
她却傻傻地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一个终日只知晓喝酒吟诗的浪子终究配不上她
人们都说我李白天不怕地不怕 可我怕她难过
我绝不会让她为难
她值得更好的生活 我给不了的那种
她大婚那天真的好美
我只是偷偷站在街角
远远地望着她从轿子上被那人扶下来
脸上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平静
他一定要好好待她 我走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背上行囊上马 举起酒壶一饮而尽
“来干 来干”
我从未怪她 只是笑造化弄人
马跑的飞快 我笑出的眼泪也都风干在了眼角
对不起啦我亲爱的小乔

“乔婉 来生再让你做我的李夫人可好”